【教育研究】研究性学习对教师的挑战和要求

2012-11-10 03:26 阅读 456 次 评论关闭

最初做实验时,我们将重点放在通过研究性学习改变学生的学习方式。但是随着实验的不断推进,我们越来越感到研究性学习的改革指向是双重的,除了改变学生的学习方式,还将改变教师的教学方式,而且从实践的结果来看,后者的改变比前者更显得困难。研究性学习实施的关键是教师。于是,我们从2000年起就以江苏省太仓高级中学为实验基地,将研究性学习课程实验的重点转向教师,重点研究教师在研究性学习中的作用和地位,研究性学习要求教师的角色、观念、知识结构。

教学行为将发生哪些变化,教师指导什么,怎样才能让教师进入研究性学习等问题。本章就集中介绍我们在该校实验的结果和体会。“教师”是人类社会永恒的职业,但是人类社会对教师的要求却是不断变化的。在我国,最初的教师由军官担任,这就是为何将承担教育职责之人称之为“师”的原因,教师的任务是把贵族子弟培养成国家的军事骨干。春秋战国以后,教师转由文士担任,他们的任务是通过招收学生,一方面是将上层文化下移于民,推动文化的传播,另一方面又对民间的精神财富加以总结提炼,形成各门学术,其教学内容开始转向文事教育,直至后来的《四书》《五经》。进入近代以后,学校教学内容由单纯“读经”变为系统学习自然科学、社会科学、语言艺术等内容,教师不仅需要接受专门的师范教育,而且开始分学科分专业,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今天。解放后,我们已经进行了七次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但是没有一次改革像今天这样全方位地触动教师。教师除了要熟悉研究性学习的流程、内容外,还要重新学习很多新的知识,更要深刻地转变自己的思想观念,改变自己的教育教学行为。

研究性学习是迄今为止教师面临的最大挑战。归结起来主要有这样几方面:l 教师失去了对学生学习内容的权威和垄断长期以来,教师是知识的占有者和传授者,是学生获得知识的惟一来源。即使是很差的老师,借助着他所拥有的知识,他在学生面前依然也是权威,居高临下,一切由他说了算。但在研究性学习中,这种情况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学生希望研究的很多问题都超出老师的专业领域,有的即便在教师专业范围内,也是他平时不关心、不留意的,对于学生将要学习的很多内容,教师几乎没有专业知识方面的优势可言;同时学生学习内容的开放性使学生的认识领域大为拓展,吸纳知识的途径由单一变为多元,教师也不再是学生推一的知识来源。一个学生小组研究“电冰箱制冷的问题”,他们根据物理学中的能量守恒定律,认为电冰箱在制冷过程中也一定会发出同样能量的热,那么这些热是否可以加以利用呢?于是他们去请教物理老师,老师一听不知如何回答,因为这是一个课本上从来没有讲到、他本人也从来没有考虑过的问题。类似的例子还很多。由于学生在研究性学习中学习的内容大大超出了课堂教学、教材、教学参考资料的范围,老师们失去了书本和大纲的依托,也就失去了对学生学习内容的权威与垄断,因此我们的老师在走进教室。走近学生的时候出现了从来没有过的“忐忑不安”的感觉。

这种心清正像太仓高级中学一位老师所描述的那样:“过去我进教室,对于教什么不说有100%的把握,起码也有90%的把握。但现在对学生会提出什么问题心里没底,连10%的把握都没有。”教师的这种感觉,首先将直接导致师生关系的改变。“以往在教学过程中,教师往往有居高临下的感觉,一切都是自己说了算。但在这门课中,教师只有放下架子,与学生打成一片,方能达到令人满意的指导效果。因为这时教师不再是权威,教师的话不一定具有说服力,教师应以朋友的身份与学生共商有关问题”。这位教师的体会很有代表性。确实,在研究性学习中,师生之间的界限趋于淡化,教与学的互换日趋频繁。谁先占有知识和学问,谁先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谁就首先获得发言的主动权。教师失去了以往的优越感,他们和学生之间是一种平等的关系,教学由“我说你听”变为一起讨论,一起商量,我们倡导了几十年的新型民主平等师生关系的建立至此才有了基础和可能。

其次,这种变化让老师真正开始意识到自己在知识能力上的不足。很多老师谈到,过去自己也比较注意学习,但学习的内容主要是和考试有关的东西,除此以外极少关心。而且,由于基础教育段的课程内容相对比较稳定,一般任教五年以后,在自我学习方面的压力就不会很大。但进入研究性学习以后,指导学生学习时的力不从心、无能为力,让教师从内心意识到自己知识结构单一、知识面的狭窄、对本学科知识与生活实际联系的漠视等问题,从而产生了继续学习、完善自我的强烈愿望。我们认为,研究性学习开设过程中,教师因此获得多少新知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激发起教师不断学习、终身学习的愿望,因为这是未来时代教师必须具有的品质和素养。l 教师第一次处于被学生选择的地位长期以来,在学校中只有教师选择学生,学生被动地接受学校安排的各科老师,从没有学生选择教师。而在研究性学习中,我们无论在哪种课程启动模式的实验中,都非常注意给学生选择教师的权利,允许学生自由地在全年级甚至在全校选择自己的课题指导老师。因为这种选择权,是学生学习主体作用能够发挥的前提条件。这就使学校教师第一次处于被选择的地位。这对教师来说,也是前所未有的挑战。记得在课题展示前,那种从未有过的担心记忆犹新:万一经教师指导小组反复比较遴选的课题不被学生关注,甚至无人问津怎么办?万一在课题展示会上通不过专家的论证,领导将会如何看待?此时,有人说算了,不通过拉倒;也有人说,既然搞了就把它做好。

最终,“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信念还是占了上风,在课题组老师的齐。心努力下,着手收集资料,准备演讲稿,张贴海报,忙得不亦乐乎!我被推上了演讲台,面对台下三百多位学生一张张热切的脸庞、一双双专注的眼睛,一股暖流涌上我的心头。作为一个同公式、定理、概念、判断、推导打惯了交道的数学老师,第一次告别枯燥的XYZ,用上了华丽、“煽情”的语言,慷慨激昂地演说开去。《我校学生的早餐》这一课题,研究内容看似单调却有着丰富深刻的内涵,研究方式看似乏味却有着变化无穷的乐趣。同学们仔细聆听着,显然,他们被吸引住了,想不到一顿早餐竟有那么多未知的学问。顺利完成专家组的质询后,紧张的心情总算有所放松。但接下来是长时间的等待,学生中到底有多少人会选择这一课题,把握还不大。我第一次尝到了由学生来选择教师的滋味,真正体会到,如果你还抱着“惟我独尊”、“师道至上”的传统教育观念,那么你就无法面对由学生来选择教师这一严峻的现实,恐怕几年后你就得下岗了。这是一位教师在接受学生选择后写下的一段真实的感受。从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教师接受学生选择”这一事实给教师内心带来的震动。由教师选择学生到学生选择教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教育从“卖方市场”到“买方市场”的转变。现在看来,它关乎的是教师的脸面,但最后它影响的可能就是教师的生计。在某校聘请指导老师的过程中,我们作了一个统计,发现个别教师只被一个小组选中,而最多的则有31个组同时选择一位老师。

什么原因呢?在随后召开的学生座谈会中,我们了解到学生选择指导教师大致有以下一些标准:知识结构新的老师受欢迎;教育观念新、对研究性学习课程开设有比较正确的认识的老师受欢迎;骨干老师受欢迎;年轻教师受欢迎。而不受欢迎的主要是那些年纪大、知识结构陈旧而且对这门课冷眼旁观或百般挑剔的老师。所以,虽然目前我们的老师可以对研究性学习抱有不同的态度,但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时代的发展,指导研究性学习将成为每位老师的必备能力,届时那些不受学生欢迎的老师,其教师的位置就会有危险。l 教师从个体走向合作以往的教学中,我们每个教师都有自己的专业。他基本上是独立地完成教学工作,基本上可以不和其他学科的教师有业务上的交往。但在研究性学习中,围绕课题研究,教师指导的内容包括计算机知识。科研方法、各种专业知识。结题报告写作、数据处理等各方面的知识。

因此对绝大多数老师而言,几乎很难独自一人很好地完成对学生课题的所有的指导工作。这就要求教师从个体走向合作,联合起来对课题小组进行指导。这对教师来讲,是一种工作方式的根本改变。他必须与其他同事建立联系,从仅仅关注本学科走向关注其他相关学科,从习惯于孤芳自赏到学会欣赏其他教师的工作和能力,从独立完成教学任务到和其他教师一起合作。在教育学生学会合作的同时,教师首先自己学会合作。这是教师面临的又一个挑战。

由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研究性学习对教师的挑战是全方位的、深刻的。这种深刻性决不亚于当年中国教育由古代走进近代,它将是一种范式的根本转换和极其痛苦的自我更新。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教育研究】研究性学习对教师的挑战和要求 | 猎微网

评论已关闭!